摩尔齿科连锁品牌:中国英国美国加拿大韩国荷兰>
400-189-9969
微信

健康服务业50条落地上海②社会办医“接地气”后如何保持“好体验”

时间:2019-04-27作者:上海摩尔来源:上海摩尔口腔医院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杨子
 
不到一年的时间,社会办医品牌建设蓬勃发展,多家高水平社会办医机构纳入医保结算
 
    15时,在上海摩尔普陀口腔医院一楼候诊区,张先生与母亲正和医院专家助理沟通诊疗的预约细则。“老人口腔问题多,吃不下就睡不着,对身心健康都有影响。”他告诉记者,以往说什么也不愿意来社会办医机构就诊的母亲,自从最近偶然得知家门口的摩尔口腔纳入了医保结算,心思就活络了。“以前老人总觉得非公立医院诊疗项目收费高,又得全自费,没想到现在也‘接地气’了。以相同的结算方式享受更高水平的服务和环境,老百姓何乐而不为呢?”   
 
    去年7月,上海《关于推进本市健康服务业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一流医学中心城市的若干意见》(即“健康服务业50条”)发布。不到一年的时间,社会办医品牌建设蓬勃发展,多家高水平社会办医机构纳入医保结算。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介绍,今后,医保患者在相关医疗机构就医时,医保部分费用由医保基金予以结算,剩余部分由患者自行承担或由商业健康保险结算。跨出“接地气”的一步,长期以来让社会办医机构引以为傲的“体验好”又面临怎样的新挑战?医疗领域最宝贵的资源——人才,又会有怎样的新选择?   
 
    更能体现医生的个人品牌价值   
 
    “50条”中第33条指出,“提升健康服务供给品质,围绕居民需求,集聚全球优质健康服务品牌,加速培育本土品牌。促进医疗美容、口腔正畸、体检、辅助生殖等非基本医疗服务市场发展。”市民对疾病与健康的理念正在不断革新:从只关心“要命”的疾病,到追求“高品质”的生活,口腔的健康与美观成为不少市民首选的健康消费升级领域。   
 
 
    权威统计显示,我国目前牙科医师(不含助理医师)总数不足10万,其中8万供职于公立医疗机构。然而,目前全国有近7万家私立口腔诊所。这意味着,平均3至4家诊所中,才可能找到一个“真牙医”。仅有高端硬件设备,却缺乏核心牙科医师资源,让不少非公口腔医疗机构在扩张后一度面临门可罗雀的窘境。  
 
    不过,僵局正在被打破。去年下半年,摩尔口腔先后迎来两位公立医院的资深专家。“从观望到试水,我对自己踏出的这一步很有信心。”普陀摩尔口腔医院院长谢家敏来自本市某高校附属医院,作为国内第一批种植修复专家,在公立医院有着25年的工作经历。他坦言,日新月异的数字化高端设备对于口腔医学发展有重大意义。在公立医疗机构,一台大型设备的审批流程需经历数月甚至更久时间,而社会办医机构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比如大视野口腔CBCT可以精细地看到牙根的断面、根管内是否有钙化情况,且具备目前最高的76微米(0.076毫米)分辨率,对于患者而言,在术前即可看到医生提供的数字化模拟治疗方案,大大消除了对手术的疑虑与恐惧。”   
 
    院长陈建荣来自上海某三甲口腔专科医院,他坦诚,“我作为上世纪90年代留学日本的口腔医学博士,总想尝试更多的国际口腔新技术新材料的临床应用,摆脱条条框框的约束,诸如没有国家统一医疗服务收费标准的技术是否可以开展、是否可大面积快速推广等,在社会办医机构没有这些顾虑。在这里,专家医生的个人品牌更能体现出价值,我们更看重自己的医疗行为和服务负责,更注重个人的口碑。”   
 
    可以说,更多希望树立个人品牌的医生从公立医院的“羽翼保护”下站了出来。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介绍,文件第6条明确提出,“推动医疗人才资源合理共享”,也鼓励在公立医院推行全职、兼职等不同的医师执业方式,“当医生流动起来后,一方面利好社会办医,另一方面能形成医生技术劳务的市场价格。”谢家敏透露,如今自己仍是“两头跑”,在公立医院的教学工作等也不落下。“最初还担心是否申请过程会繁琐,没想到在卫健委网站上办理多点执业很便捷,两三个工作日后系统就批准了申请。”   
 
    全预约服务模式受到一定冲击  
 
    按文件规定,社会办医机构的医院与门诊部均有详细建设要求,以按二级专科医院标准建立的口腔医院为例,至少需20张牙椅、15张病床;门诊部则不少于4张牙椅,治疗病种也较为单一。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我国非公口腔医疗机构年复合增长率达30%,但仍以单体诊所为主,整体数量只是美国的四分之一。“随着市民相关需求日益增长,品牌化、连锁化与集团化是口腔医疗服务未来可见的发展趋势。”摩尔齿科医疗连锁集团董事长王三矛表示,上海摩尔齿科在目前20余家口腔医疗机构的基础上,下一步将更着重加快口腔医院建设,除现有的普陀、闵行、宝山、松江4家摩尔口腔医院外,上海其他区域的筹备工作也在陆续展开。  
 
    新发展也面临新挑战。摩尔普陀口腔医院和闵行口腔医院成为上海市医保定点口腔专科医院后,以往大多面向中高端人群且所有就诊患者需全预约的服务模式受到一定冲击。据透露,月均200万元营业额的中高端门诊部,实际月服务初诊患者仅约200人,充分的沟通与精细化高质量的服务让不少客户成为回头客。“近半年来,随着医保患者的加入,周末就诊量有明显增加。对我们而言,必须思考如何在不降低品质的情况下服务好这一新群体。”王三矛介绍,据统计,2019年1月至3月的医保使用量超过2000人次,且呈持续上升趋势。   
 
    在摩尔齿科连锁旗下口腔医疗机构,为首先保证医疗质控安全,均实行四手或六手操作,即每名医师均配有一名固定的、具有口腔专业背景的医护人员作为助手,医院整体医护配比为1:2,同时由专职客服人员进行全程客户管理,预约时间差在正负10分钟内。医疗医管人员介绍,“目前,为服务医保患者的临时需求,我们还每天安排2名值班医师作为机动人员,但下一步还是希望尽量保证预约制,提高每位患者的就诊效率,为患者节省时间。”   
 
    公办与民办机构联动越来越多   
 
    市卫健委官方数据显示,目前本市社会办医机构共2240家,包括医院188家、门诊部1070家、第三方医学检验影像诊断与病理诊断中心59家、诊所763家,核定床位2.1万张,占全市的17%。“50条的出台,进一步支持社会力量深入专科细分领域,投资建立品牌化专科医疗集团,同时以名医名术为核心,鼓励发展各类特色诊所。”蔡江南说,公办与民办机构的联动将越来越多,双方在人才、管理、技术等方面可尽快建立合作,如参加医疗联合体建设等。   
 
    谢家敏也提出:能否在人才合作方面再进一步?“像我这样的高年资医师跳出体制已不再是罕事,但若没有青年优秀人才愿意进入社会办医机构,就难以维系相关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虽然新政细化了多点执业等方面,但人才供给仍是一大问题——能否将社会办医机构人才培养纳入到全市系统的规划和培训中、硕士博士应届毕业生进入社会医疗机构的落户问题、社会办医机构医师是否能够更方便申报科研课题和专业技术职称等,均是还需深入讨论的话题。据透露,摩尔齿科连锁集团目前已与有关医学院校接触,为机构内具有博士学历或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的高年资医生提供兼职院校口腔专业理论或实训教学工作的机会,或将通过共建口腔教学医院等方式培养后备力量,并为医学院校提供临床或规培基地。   
 
    这一次,“50条”先行放开了100张床位及以上的社会办医机构、全科诊所和中医诊所的规划限制,无疑是一次革命性进步。长期以来,上海社会办医机构发展以稳妥前进、有序规范为纲,但随之而来的诸多限制也曾让投资者望而却步。本次全市层面的政策放开后,也有期待“区域细则进一步优化”的呼声——业内人士透露,对于某些专科医疗机构,中心城区因历史遗留问题导致低等级门诊部较多,即使品牌连锁机构也很难进入,甚至一年都批准不了一个牌照。有专家表示,监管难度大是不少区域不愿意“松口”的主要原因,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院管理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冯庆明提出,“随着不良诚信医疗机构黑名单制度与医疗市场退出机制的完善,对社会办医机构将从过去以医院为单位的集中监管,变成以患者和医疗质量为核心的个体监管。医疗机构与医师不良执业行为积分管理制度亟待尽快施行,在鼓励发展的同时,塑造健康、良好的行业生态。”

    点击查看原文